社論


「國家統一前」的前途當然是國家統一
平議台灣前途決定論

6月11日,大陸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回應記者有關賴清德在上海所提「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時,說:「任何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必須由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

結果引起軒然大波,而由總統府發言人馬瑋國定調回應:「政府一向堅持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由台灣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台灣的未來。」才平息下去。

9月3日,郝柏村參加「抗戰勝利紀念日研討會」發表演講說,民進黨黨綱提到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決定,他是不反對,但是政治是妥協的,是看力量的,從過去的歷史事實來看,台灣前途從來不是自己決定的,69年前,台灣回到中華民族懷抱,是全部中國人對日抗戰勝利所得到的結果。台灣的前途就是中華民國的前途,是由全中國人全中華民族來決定的,台灣前途由台灣2,300萬人決定,在過去、現在與未來都是做不到的。台獨如果可以成功,早就可以宣布了,但是美國不會承認的。

郝柏村的講話當然又引起軒然大波,甚至游錫堃批評郝柏村「站在台灣人民的對立面」,核心價值沒有民主兩字,只有民族主義,郝柏村吃台灣米、喝台灣水。「若不喜歡,可以不要住在台灣!」謝長廷也說,郝柏村完全沒有台灣優先的概念,這種講法辜負了他在台灣做了院長,還在台灣領退休金。

9月15日,郝柏村接受udn TV「全球瞭望」節目的訪問,再次強調「台灣前途不是2,300萬人決定」,這是國際強權的現實。

託管台灣和台灣自決
台灣政黨惡鬥,意識型態惡鬥,人民思想混亂,而致喪失理性,所以,我們不能不把一些相關的概念做一番釐清和分析。

今日的「台灣前途決定論」來自於1942年美國遠東戰略小組的《戰後台灣問題處理意見書》備忘錄。

遠東戰略小組是在「珍珠港事變」後成立的,即重新回到1854年美國遠東艦隊司令培里將軍的戰略思維──「佔領台灣,以台制中」,只不過一戰期間,美國威爾遜總統提出過殖民地的「民族自決」,所以,「佔領台灣」,變成了「託管台灣」和「台灣自決」。但台灣人都是中華民族,且台灣與其他殖民地不同,其他殖民地,或從未建立過國家,如菲律賓、印尼等;或整個國家淪為殖民地,如:朝鮮、越南等。台灣人的祖國(中國)依然存在,台灣當然只能歸還中國,沒有獨立建國的問題。所以,「民族自決」就被改成了「住民自決」。

聯合國《反殖民地宣言》,不但反對殖民主義和支持殖民地「民族自決」,也反對「分裂國家」。所以,「民族自決」是反殖民主義,但「住民自決」卻是「分裂國家」。但「民族自決」或「住民自決」都是主權自決。

源自美國遠東戰略小組「住民自決」的民進黨「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是主權的「住民自決」,其實是「分裂國家」。

抗戰勝利,台灣光復,台灣主權復歸中國。但又國共內戰,自1949年,兩岸分治至今。然中華民國憲法第二條明文國家主權屬於「國民全體」,迄今雖兩岸分治,但兩岸的「國民全體」並未有過任何儀式分割兩岸領土主權。兩岸領土主權仍屬於兩岸「國民全體」,所以,涉及兩岸領土主權的問題也就必須由兩岸「國民全體」共同決定。

由中華民國憲法來考量,范麗青的說法並無不對,只是民進黨不承認台灣主權已歸還中國,而主張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無關。甚至主張台灣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現在國號叫中華民國而已。

雖然,總統府回應范麗青說:「政府一向堅持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由台灣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台灣的未來。」並且,報紙標題還出現「朝野同聲,台灣前途2,300萬人決定」。

但是,真的是「朝野同聲」,真的是中華民國的總統府反對了范麗青嗎?

其實,總統府的聲明和民進黨大有不同,不同在堅持「中華民國憲法架構」,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至今,中華民國之領土為「固有之疆域」,包括大陸領土,當然也包括台、澎、金、馬,並沒有改變中國的領土主權,也沒有變更范麗青說的「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

至於《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最近一次的修訂是在陳水扁總統任內,根據統治權的範圍,規定兩岸關係是「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是謂「一國兩區」。統治權是主權的行使權,是治權;而不是所有權,不是主權。所以,也沒有變更「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因為總統府的「由台灣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台灣的未來」是「治權自決」和民進黨的「主權自決」不同。

因此,總統府堅持「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並無以反駁范麗青。

郝大將軍也懾於民進黨的淫威
除了1947年公布的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了台灣主權外,在李、扁時期的憲法增修條文中又明文「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國家統一前」的領土主權前途當然是「國家統一」。最近一次憲法增修條文的修訂,可是在陳水扁任內,只經2,300萬人的代表共同決定的。

台灣主權和領土的前途已由2,300萬人決定為「國家統一」,並明文規定於憲法增修條文。

主權和領土的前途已經決定,那麼,「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共同決定」的「前途」又是什麼?我們認為那麼該是治權,由2,300萬人共同決定「台灣地區」的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外,還有何時、以何種方式和平的結束兩岸分治(實現「國家統一」)或結束兩岸政治對立。

郝柏村雖「不反對」民進黨的「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決定」,但也沒說「贊成」,並且也沒說清楚究竟是主權前途,還是治權前途而只強調「從過去的歷史事實來看,台灣前途從來不是自己決定的」,或「這是國際強權的現實」。這是價值中立的實然命題。看樣子郝大將軍也懾於民進黨台獨的淫威而「不反對」台灣人民自決。

「自決」其實是一種集體形式的自由,但「自由」除了「自由競爭」外,無不有其條件限制的。「自由競爭」的結果一定是優勝劣敗,或「生存競爭,自然淘汰」,也就是「強權」或「霸權」的出現。法國大革命時,羅蘭夫人有言:「自由、自由,多少罪行假汝名以行之。」

康德有言:「自由就是自律。」沙特也說:「自由就是負責。」人有從50層樓上跳下的自由,但要負摔死的責任,為了不摔死,就得「自律」往下跳的慾望。人的「自由」除了受到許多自然規律的約束外,還會受到許多社會、經濟、政治、法律的約束。而人所謂的自由,只能是根據客觀規律和條件來達成主觀願望或意志,這也就是老子所言「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或「因自然」,才能「無為而無不為」。

從威爾遜的殖民地「民族自決」以來,那只是一個應然命題,是為了瓦解軸心國的殖民地,又哪一個殖民地得以「民族自決」?甚至,將德國佔領的青島,轉給日本,而引起中國學生的「五四運動」。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各殖民地利用美、蘇冷戰體系的矛盾,經艱苦奮鬥,才紛紛得以「民族自決」和獨立。

從實然來說,「台灣前途從來不是自己決定的」,也從來不是簡單的「由全中國人全中華民族來決定的」。若台灣的前途真是由「全中國人全中華民族決定的」,當年可能馬關割台嗎?

其實,在近代,中國本身的前途都不是由全中國人共同決定的,所以,才有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悲運,才有甲午戰敗的馬關割台,甚至才有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駐台灣,兩岸分治至今。

但是,除了客觀的「國際強權的現實」外,還有人主觀的努力。主觀意志和願望雖不能取代客觀的條件和規律,但人可以根據客觀規律和條件來達成主觀的意志或願望。

國際強權的現實,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如果,沒有客觀的日本軍國主義無限擴張和冒險,及其戰略錯誤;再加上全體中國人堅忍不拔浴血苦戰的意志,犧牲3,500萬人,可能改變馬關割台,而台灣光復嗎?所以,「國際強權的現實」,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我們宏觀近四百年台灣歷史,台灣處於中國海疆,而成為中國勢力與外國勢力角逐之地。

源自美國遠東戰略小組的「台灣自決」,根本不是殖民地的「民族自決」,而是帝國主義企圖分裂中國的「住民自決」。

在冷戰時期,美國的陰謀不能實現,乃是基於韓戰受挫,和兩岸中國人堅持「一個中國」的客觀事實;再基於客觀的國際形勢,而終於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與中國大陸建交。

李、扁時期,美國反對「正名制憲」和「公投自決」,不是為了維護中國主權領土的完整;而是為了不讓中共有武力奪取台灣的藉口,而使美國在遠東失去一個保護國。小布希時代,美國就宣布了,要兩岸人民都同意,才能改變兩岸的現狀,也就是范麗青所言。所以,才有郝柏說的「台獨如果可以成功,早就可以宣布了,但是美國不會承認的」。

游錫堃、謝長廷對郝柏村的批評,本來不值一提,但恐積非成是,我們還是要駁斥一番。

游錫堃根本無知於民族主義即「民有」,民主即「民治」。沒有民族獨立屬於人民的國家,人民又有何權力來治理這個國家。所以,「民有」是「民治」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對立面。

游錫堃說,郝柏村是「站在台灣人民的對立面」,但郝柏村說的是「不反對」「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決定」,難道游錫堃認為台灣人民是反對「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決定」嗎?那站在台灣人民對立面的是游錫堃才對。又郝柏村是沒付出任何勞力、腦力而白吃台灣米、白喝台灣水的嗎?

謝長廷批評郝柏村「完全沒有台灣優先的概念」,「台灣優先,台灣第一」是李登輝教馬英九選市長的口號,殊不知此乃抄襲二戰時納粹的「日耳曼優先,日耳曼第一」,這是法西斯的口號。

我們不反對郝柏村的「現實論」,我們也承認今日兩岸的對峙,除國共內戰遺留的因素外,也有著國際強權的因素。

除了客觀現實外,我們也不能沒有一個追求國家目標的理想,馬英九要我們「不統、不獨、不武」,但沒有說我們「要」什麼;郝柏村也只有告訴我們,台獨做不到,不能成功。那要做什麼才能做得到,做什麼才能成功呢?郝柏村也沒說。那豈不是要我們渾渾噩噩的,不知所以的過一生嗎?這樣的台灣2,300萬人還能有前途嗎?

實現「國家統一」的憲法理想
台灣領土主權的前途「由台灣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的台獨論,是完全沒有憲法和國際法的法理依據,也就是沒有任何的應然性,而只有「國際強權的現實」,但「國際強權的現實」,也在變化中,台獨終於成為不可能。

所以,我們認為馬英九,郝柏村不必去糾纏台獨的「台灣自決論」了,而應該大聲的告訴台灣人民,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也擁有大陸的領土主權,我們有責任儘快實現「國家統一」的憲法理想,與大陸同胞共同戮力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台灣的前途其實就在於「國家統一」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