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中國崛起與「一帶一路」
論「中國夢」、「亞太夢」和「台灣夢」

今年7月金磚國家高峰會中,由北京牽頭,並帶頭出資500億美元,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之外,成立「金磚基金會」,10月份又牽頭協議成立1,000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接著11月在亞太經合會(APEC)上推動「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除了捐款APEC 1,000萬美元外,並帶頭承諾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協助「一帶一路」的各國基礎建設,並且,除「中國夢」外,習近平還提出了「亞太夢」。

接著又是在緬甸召開的東盟高峰會(11月12日)和澳洲的G20會議(11月15日)。北京以其經濟實力,無不是亮點,並確立亞太自由貿易區共識,儼然成為亞洲經濟的新共主。

從「中國夢」到「亞太夢」
11月9日,習近平在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演講說:

「時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亞太發展前景取決於今天的決斷和行動,我們有責任為本地區人民創造和實現亞太夢想,這個夢想就是堅持亞太大家庭精神和命運共同體意識,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共同致力於亞太繁榮進步;就是繼續引領世界發展大勢,為人類福祉作出更大貢獻;就是讓經濟更有活力、貿易更加自由、投資更加便利、道路更加暢順、人與人交往更加密切;就是讓人民過上更加安寧、富足的生活、讓孩子們成長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我們要為實現這一目標作出更大的努力。」(中國網2014-11-09)

如何落實這樣的「亞太夢」,習近平接著就提出了「一帶一路」的構想,而被國際媒體稱之為「中國版馬歇爾計畫」。習近平說:

「隨著綜合國力上升,中國有能力、有意願向亞太和全球提供更多公共產品,特別是為促進區域合作深入發展提出新倡議新設想。中國願意同各國一道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更加深入參與區域合作進程,為亞太互聯互通、發展繁榮作出新貢獻。

在此,我高興地向大家宣布,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籌建工作已經邁出實質性一步,創始成員國不久前在北京簽署了政府間諒解備忘錄,中國還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基礎設施建設、資源開發、產業合作等有關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我們願同大家一道努力,推動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及早投入運作,成為各方在互聯互通、金融等領域開展合作的新平台。」(同前)

習近平還說到「今天的亞太佔世界人口的40%、經濟總量的57%、貿易總量的48%,是全球經濟發展最快、潛力最大、合作最為活躍的地區,是世界經濟復甦和發展的重要引擎。」(同前)

傳統中國的絲綢之路,經中亞聯接歐洲,是為中西貿易的通道,以致唐代的長安成為國際貿易的中心。

除陸上絲路外,中國還有海上絲路,東南沿海的泉州、福州、廣州等地遂成為海上絲路的起點,故有鄭和下西洋的壯舉,由於海上貿易亦引起海盜和倭寇的掠奪。直到實行「片板不得入海」的海禁政策,海上絲路因此而沒落,中國遂陷入閉關自守,到歐洲航海運動興起,來到東方,才打開中國的閉關政策。

恢復中國做為世界經貿中心的盛世
「一帶一路」不但是聯結歐亞,使之成為經濟共同體,促進周邊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也是恢復中國作為世界經貿中心的盛世。

除了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路線圖,在海上絲路方面,還將在泰國打通一條從印度洋直接進入南中國海的運河,不但省去繞過麻六甲海峽的行程,並且,美國在新加坡設有亞洲最大的海空軍基地,扼守麻六甲海峽,威脅著運送資源前往中國的船隻。繞過麻六甲海峽也就是繞過美軍的控制。泰國運河現在已經決定動工了。

海運興起後,載量大、時間短,陸上絲路就不能不沒落了。中國又如何能重建「陸上絲路」而使之成為「經濟帶」?這就要靠新生事物的高鐵了。高鐵可以掛到100節車廂,時速達200公里以上,不比海運的載量少,卻比海運的速度快。

美國杜克大學教授高柏在《新陸權時代的高鐵大戰略》中說:

「對中國而言,有現實意義的歐亞大陸橋有四個線,第一條是已經建成的渝新歐鐵路。渝新歐鐵路一個最大的問題在於中國和前蘇聯地區的軌道寬度不一樣。通過這條路線運往歐洲的貨物必須經過兩次換車軌,一次是在哈薩克斯坦出境的時候,另外一次是在白俄羅斯出境的時候。兩次換軌就要耽誤時間,從效率的角度看這是一大問題。(按:即便如此,高鐵仍比海運快11天。)」

第二條是經中亞進伊朗,然後通過土耳其到歐洲的路線。在過去的10多年裡,中國一直希望建中吉烏鐵路,即經過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再進入土庫曼斯坦、伊朗和土耳其的路線。這個鐵路從本世紀初就開始籌畫,一直到去年年底吉爾吉斯斯坦總統正式宣布他們將不參加這條鐵路的建設。至少在目前,談建這條鐵路還為時尚早。這次在上海舉行的亞信會議期間,吉方又提出邀請中國參加他們的鐵路建設,但他們指的是南北向的兩個大城市之間的鐵路建設,與中國要建的東西向的中吉烏鐵路不是一回事。最近有人在談中國還可以通過哈薩克斯坦再建一條新的路線,直接進入土庫曼斯坦,然後進入伊朗。如果這條線可以建成,當然是很好的一個選擇。它作為中吉烏鐵路的一個替代在安全的層面要更有利,因為它只經過哈薩克斯坦一個國家。如果這條線可以建成的話,將是很理想的中線。

第三條線是南線,即從喀什到瓜達爾港的中巴鐵路。這條鐵路是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在目前階段它還只是長期計畫的一部分,現在正在幹的是把現有的公路從10米拓寬到30米。實際上,中巴鐵路是對中國現在國際鐵路戰略來講唯一有現實意義的路線。遺憾的是,在計畫中的中巴經濟走廊專案中,它還沒有被當成首要。

第四條是所謂的泛亞鐵路,即通過老撾或緬甸往南修,走泰國、柬埔寨,最後進馬來西亞,到新加坡。這個路線現在已經開始建,但中間又出來很多插曲。像泰國最近的政治動盪使得大米換高鐵的計畫至少是暫時停止了,在未來有多大的可能性接著幹還需觀察。(按:泰國軍政府近又重申大米換高鐵之議。)

除了已經建成的渝新歐鐵路,現在中國鐵路戰略進一步向外發展基本上就是上面講的那三條可能的線路,泛亞鐵路可能還會與中國提議的中印孟緬經濟走廊和中巴經濟走廊接軌,這就可以構成一個大的泛亞鐵路,並通往歐洲。」(觀察者網 2014-06-26)

美國的對華戰略就要落空了
航海運動後,海運之所在即經濟繁榮之所在,而有海權時代,亦即黑格爾所言「海洋文化」,歐洲各國也因此向海外擴拓殖民地,而有近代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

一旦歐亞大陸橋實現,那將是高鐵之所在即經濟繁榮之所在,除了海權外又有陸權的崛起。一旦歐亞經濟共同體形成,這裡有世界最多的資源,這裡有世界最多的人口,這裡有世界最大的市場。

30多年來,中國的改革開放,實行的是「藍海戰略」,通過海運,接受發達國家的投資,及利用廉價勞動力向國外輸出產品,而有今日的經濟崛起,其面對國際貿易的前沿是東南沿海港口,尤其是由深圳和廣東開始。

一旦高鐵將歐亞大陸聯結起來,新疆將成為新的中國面對國際貿易的前沿了,又和西部大開發計畫相結合,不但中國的歷史必將改變,並且人類的歷史也將由海權時代進入陸權崛起的時代。

基於海權論,1854年,美國遠東艦隊司令培里將軍即建議美國當局應佔領台灣,因為佔領台灣即可控制東南亞海運的樞紐,並能控制中國沿海港口,而控制中國。我們或可稱之「佔領台灣,以台制中」。然時美國國力未逮而未能接受培里的建議。

至1871年,發生「牡丹社事件」,美國國務卿費雪則支持日本佔領台灣,以牽制中國,但未能得逞。終至《馬關條約》,美國支持日本割台,而實現「日據台灣,以日制中」。

「珍珠港事件」發生後,美國遠東戰略小組則主張戰後美國託管台灣或成立台灣獨立國,不可將台灣交還中國。因不利於「以共制蘇」,所以國務卿艾奇遜反對而未果。

韓戰爆發後,美國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美國的遠東戰略則轉變為「以獨制蔣,以蔣制共,以共制蘇」。

蔣家政權結束,蘇聯瓦解,美國主流媒體「拆散中國」之聲雀起。至1996年,中共飛彈演習,展現中共保衛中國領土主權的決心和能力,美國對華戰略又調整為「不統不獨,不戰不和,以台制中」。至2004年則是重返亞洲,圍堵中國。

美國的對華戰略,自1854年起,從未脫離海權論的思維,但是,一旦陸權崛起,美國海權的對華戰略就要落空了。

進一步就是「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此外,美國主導「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則窒礙難行,連美日談判都談不出結果來。但中國力推的亞太自貿區(FTAAP)北京路線圖雖遭美日杯葛但卻獲得APEC各成員國通過,中國這一前所未有的大幅度動作,在在顯示著其正在力圖主導建立一個包容開放、合作共贏的亞太經濟新秩序。

亞太自貿區路線圖之所以獲得各成員國通過,實因其包容開放、合作共贏,而得道多助,與美國的「重返亞洲」或「亞太再平衡」不同,郭至君比較了其不同說:

「眾所周知,美國當前正在大力推行『亞太再平衡』政策。中國式的與美國式的相比,最大的差別在於:一、中國是共存共生式的,美國是遏制獨霸式的。二、中國是去軍事性質的,美國是強化軍事色彩的。三、中國是維護亞太國家共同建立的規則,美國是要重新建立自己掌控的遊戲規則。四、中國不是針對美國的,美國不是不針對中國的。」(中評社2014-11-12)

APEC各國一面倒向亞太自貿區,提出「重返亞洲」和「戰略再平衡」的歐巴馬也不能不言不由衷的在演講中兩次重複「美國歡迎一個繁榮、和平、穩定的中國崛起。」

中國有夢,2013年習近平把「中國夢」界定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也是自興中會以來的「恢復中華」,或孫中山遺囑所言:「余致力國民革命凡40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或國民黨黨歌(即中華民國國歌)所稱:「以建民國,以進大同」。所以,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當與習近平有相同的「中國夢」。

在這次APEC會議上,習近平又界定了「亞太夢」。「亞太夢」包括美國、日本在內,亞太各國的關係當是「共同建設互信、包容、合作、共贏的亞太夥伴關係,志同道合是夥伴,求同存異也是夥伴。……應該秉持和而不同理念,尊重彼此對發展道路的選擇,應該堅持互利合作、充分發揮各自優勢促進共同發展,應該變贏者通吃為各方共贏,共同做大亞洲發展的蛋糕,共同促進亞太大繁榮」(中國網2014-11-09)。這是孫中山王道的「大亞洲主義」,而不是「美國還要領導世界一百年」,也不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大東亞共榮圈」。「中國夢」加「亞太夢」進一步就是「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習近平以「中國夢」推動「亞太夢」,竟成了台獨民進黨「台灣被矮化」的噩夢。

戰後「台獨」起自1942年美國遠東戰略小組,與1945年日本少壯軍人和台灣「御用紳士」相結合的「太和行會議」,再由「御用紳士」到「西(美)化派」菁英,從皇民化的「清國奴」到太陽花學運的「支那賤種」。經歷50年日本殖民統治的「皇民化」,和戰後美國對台的「西化」,我們不能不承認,一些台灣人的中國主體性受到嚴重的創傷和扭曲,而寄希望於美國和日本的勢力,能脫離中國而台灣獨立,甚至於以台灣作為美國制衡中國的籌碼。

但回歸歷史文化,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多來自中國沿海的閩、粵兩省,兩岸同文、同種、同宗教、同信仰、同語言、同文化。自鄭成功、陳永華在台開科舉、設學校之後,閩學來台,無異海外中華。

台灣人民不可剝奪的權利
所以,日據台灣,台民群起反抗,從1895年台灣的民主國到1915年「噍吧哖事件」,武裝抗日20年,慷慨激昂、犧牲無數。被鎮壓後,又有非武裝抗日運動和潛行運動。

故日據下台灣作家鍾理和有言:「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能停止沸騰。」日據下台灣文協中央委員、光復後白色恐怖受難人、已故中國統一聯盟名譽主席周合源亦有言:「中國再統一,才是台灣真光復。」今天以台灣本省人居絕大多數的中國國民黨也仍堅持著統一黨綱。這才是台灣具中華民族主體性的「台灣夢」。唯皇民化和西化的台獨,在美、日勢力的支持下亦喧囂不已,蠱惑台灣民眾。

所以,我們不能不承認,今天的「台灣夢」是分裂的,有台灣的「中國夢」,有台灣的台獨夢。由於中國的和平崛起,「中國夢」將成美夢;而台獨夢終將成噩夢。

綜觀四百年來的台灣歷史,從鄭成功驅逐荷蘭人,到馬關割台,到台灣光復;到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兩岸分裂至今。無不是中國勢力與外國勢力的角逐。

中國崛起勢不可擋,「亞太夢」亦將逐步形成,美國「重返亞洲」的新圍堵勢必失敗,戰後美國支持的台獨運動亦必失去支持而式微,兩岸的和平統一勢必實現。這也是「台灣夢」與「中國夢」的統一,並且「中國夢」和「亞太夢」也都是台灣人民不可剝奪的權利。

但我們對台獨也必須「哀矜勿喜」,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是來自原鄉的原鄉人,台獨雖不認同中國,但也畢竟還是原鄉人,須知「原鄉人的原罪來自原鄉」,就是由於近代原鄉的衰弱,才有馬關割台,才有皇民化;又是由於原鄉的內戰,才有美軍進駐台灣海峽,兩岸分裂至今。

所以,在「台灣夢」與「中國夢」統一的過程中,必須善心的、細心的、耐心的恢復被皇民化、西化所創傷和扭曲的台灣主體性,共同完成兩岸的「中國夢」,讓台灣人民再也不要作「亞細亞的孤兒」!◆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