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搶灘與憋尿
張志軍訪台後的兩岸關係

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還是決然的以官方身分訪台。太陽花學運,名為反服貿,其目的是阻滯兩岸交流的深化,當然包括阻遏張志軍訪台。張志軍訪台則以行動破除了太陽花學運的企圖,使之不能得逞。

張志軍訪台,除了兩次會晤王郁琦外,走的是「三中一青」路線,而未與中央黨政官員會面。落實了「寄希望於台灣人民」,而不止於「寄希望於台灣當局」,甚至大大加重了前者的分量。

張志軍所到之處,除了抗議,也有歡迎的群眾,只是媒體鏡頭的焦點多放在抗議上。除了統、獨兩派的歡迎和抗議外,還出現了一些非政治團體的歡迎群眾,多為台商、陸配、宗教人士、農、漁會和中南部的一些鄉、里、鄰長。這些群眾的人數遠超過統、獨兩派的群眾。所以,有媒體提到,除了藍、綠外,「紅」在台灣也有了「群眾基礎」。也有人說是國台辦動員的,如果真是國台辦動員的,也展現國台辦在台的群眾動員力。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中南部的契作農和漁民,每年參加福建「海峽論壇」的一萬多村、里、鄰長,各地媽祖廟的信徒,再加上台商和陸配,國台辦在台,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群眾基礎」。

台灣問題是中國與外國勢力的對決
近四百年的台灣歷史,從鄭成功驅逐荷蘭人始,一直是中國勢力與外國勢力的角逐,「勢力」包括硬實力與軟實力。抗戰勝利台灣光復,是中國勢力驅逐外國勢力,但接著韓戰,美國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兩岸分裂至今。

國民黨帶來了中國勢力,但又兩岸分治,與大陸隔絕。更新的中國勢力進不了台灣,原有的中國勢力逐漸消磨。至1988年,蔣家政權結束,從大陸帶來的中國勢力遭李登輝篡奪而分裂,終至2000年,國民黨失去政權。雖2008年,國民黨重新取得政權,但台灣充斥著美日勢力支持的台獨民進黨,並取得「政治正確」。國民黨的中國勢力則幾乎流失殆盡,中國國民黨員甚至不敢自稱「中國人」,而台獨分子竟然肆無忌憚的標榜「美國台灣民政府」。

武力「解放台灣」固然會回到國共內戰和國際冷戰的雙重架構中,但即使是「和平統一」也不免於中國勢力和外(美、日)國勢力的對決。

蔣家政權結束後,經李、扁20年「去中國化」,充斥的都是美日勢力。所以,要「和平統一」,必須引進新的中國勢力,迨至能驅逐美日勢力,才能實現「和平統一」。

不能引進更新的中國勢力,讓中國勢力能在台灣與美日勢力較量,又如何能驅逐美日勢力?

所以,要實現兩岸「和平統一」,就必須用盡一切的辦法讓中國勢力搶進台灣。我們曾把這樣的主張稱之為「搶灘論」。

1979年1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提出「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就主張「三通」(通航、通郵、通商),讓新的中國勢力進入台灣,以增強島內的中國勢力。但蔣經國卻以「三不」(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拒絕。

至80年代,美國支持的台獨黨外運動逐漸成熟,蔣經國才派密使沈誠與大陸接觸,並於1987年11月開放大陸探親。但1988年1月蔣經國遽逝,終於未能實踐進一步的和平談判及和平統一。蔣經國當是「九原遺恨定難消」!

李、扁20年,雖不能阻擋開放大陸探親而來的「三通」,但卻用盡一切辦法阻擋兩岸直航,阻止台生赴大陸就學,也不准陸生來台,更不開放陸客來台觀光。雖不能斷絕,卻打壓一切的兩岸人民交流,也就是儘量阻止新的中國勢力進入台灣。

直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才出現了兩岸和平發展的機遇期。馬英九雖以「不統、不獨、不武」「維持現狀」,而沒有兩岸關係突破的質變,但卻產生大量的量變,為65年來兩岸未曾有過的和平繁榮,台灣海峽從全球三個戰爭危險度最高的地區之一,變成了兩岸人民和平交流的航道。

六年多來,兩岸已簽訂將近20個協議,但自去年起服貿協議就卡在立法院通過不了。今年又有太陽花學運的「我不服」,此外,又加上了一條「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都在立法院寸步難行。

「國家統一不是做生意」
今、明兩年,台灣都有選舉,反對黨憑什麼要讓民意支持度低迷的國民黨,在兩岸關係和經濟貿易上得分?何況,立法院長王金平變相賦予民進黨否決權,民進黨只須霸佔主席台即可否決任何議案。國民黨雖擁有多數席位,也沒有作用。所以,要通過新的有利國計民生的兩岸協議,可謂難上加難。

雖然,台灣方面要通過兩岸協議,已幾乎不太可能。但基於「搶灘論」,只要馬政府不反作為,北京方面還是可以作為的。

一般的國際經貿協議,基於經濟利益,是必須互利平等的,「服貿」雖大陸基於「一家親」讓利甚多,但民進黨基於台獨的政治考量,不能讓中國勢力進一步進入台灣,而只能「逢中必反」。

「服貿」不能通過,大陸的服務業(中國勢力)不能進一步的進入台灣。但大陸可以片面宣布台灣的服務業可以根據「服貿」協議進入大陸。這固然是大陸方面吃虧了。

但當年金大中訪平壤會晤金正日,倡韓國和平統一,南北韓經濟差距那麼大,接受電視訪問的首爾民眾卻說:「國家統一不是做生意」。

兩岸「服貿」協議當然不只是「做生意」,民進黨台獨已知之。即使大陸服務業來不了台灣,但若台灣服務業以「服貿」協議進入大陸,能不回過頭來反作用於台灣嗎?

當年,大陸開放台商投資,經過兩岸協議嗎?大陸開放台灣的農、漁產品進口,年年邀請村、里、鄰長參加「海峽論壇」、開放媽祖返鄉探親和台灣青少年的冬令營、夏令營,又那一項是經過兩岸協議的?

如果大陸沒有這樣片面開放的兩岸人民交流,這次張志軍訪台,能有那麼多台商、陸配、農、漁會、宗教團體和村、里、鄰長去歡迎嗎?

何況,台灣本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楚弓楚得」,又何來「讓利」、「吃虧」之說。

馬英九雖「三不」,但一再強調深化兩岸經濟和人民的交流,所以,馬政府在任期內當不會排斥加強兩岸經濟和人民交流的「搶灘」。

「搶灘」還應當創造條件實現「馬習會」,把馬英九任內兩岸和平發展的成果穩定化和制度化。另外,還可以加速「台胞國民待遇化」,以落實習近平的兩岸「一家親」。

能「搶灘」的機遇期也許不多了,如果2016年,總統大選,政黨輪替,兩岸和平發展的機遇期可能就會發生變化。

兩岸關係「到此為止,不能越界」
以經濟利益言,最近習近平主席訪歐盟和訪拉美,以及非洲,與各國簽訂了各種協議,受盡禮遇和巴結,各國所為何來,還不是經濟利益嗎?而唯有台獨民進黨,拒絕北京的讓利和巴結,拒絕兩岸「服貿」協議。

所以,民進黨反「服貿」,絕不是基於台灣人民的經濟利益,而是基於其「逢中必反」的台獨政治利益。

2012年,蔡英文以差「一哩路」來形容她的落選,這「一哩路」即指兩岸關係。但蘇貞昌黨主席開了九次「華山會議」,不能解決這「一哩路」。蔡英文三任主席,黨內「凍獨」之聲又起,雖有黨代表提案,卻遭蔡英文在黨代表大會中把「凍獨」案冷凍了。

我們曾經指出過,民進黨台獨黨綱的變與不變,要看兩個條件的變化。一是選民,「凍獨」能爭取的中間選民,是否能超過屆時「含淚不投票」的基本教義派選民。在這次黨代表大會時,賴清德就對此提出質疑。二是美國的支持,美國要「以台制中」,「凍獨」是爭取兩岸和解,兩岸和解了,美國如何「以台制中」?失去了美國(日本)勢力的支持,能換取大陸勢力的支持嗎?

白樂崎、譚慎格等智庫學者反對馬英九的兩岸和解政策,或說他們只是智庫學者或退休的外交官員,但是希拉蕊可是歐巴馬「重返亞洲」的前國務卿,並且是民主黨下屆總統候選人的熱門人選。據《聯合報》(2014-06-25)報導: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日前接受台灣的《商業週刊》專訪時表示,台灣與中國越來越密切的交流,『正面臨轉捩點!』雖然過去台灣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好,但現在必須權衡到底要開放到什麼程度才適當,否則將失去經濟獨立,『失去經濟獨立將會影響你們的政治獨立自主性。』」

「希拉蕊並舉烏克蘭經濟依賴俄羅斯,因而影響政治自主性的例子來提醒台灣,烏克蘭和其他歐洲國家,主要的能源都來自俄羅斯,當俄羅斯切斷能源供應,調漲價格,政治的獨立性就降低,『現在你們得決定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學到處理這段關係的能力,找出到此為止,不能越界(this far but no farther)的底線』,例如可在這項協議合作,但另一項協議則否。」

「她還說,若台灣依賴中國太深,『這會讓你們變得脆弱(vulnerable)』;台灣與中國相處時,要『小心一點,精明一點!』」

台獨基本教義派的《自由時報》(2014-06-27)立即發表社論《希拉蕊為台灣敲響警鐘》。

「中國都會朝民進黨方向調整」
希拉蕊的話雖含蓄,但很清楚,兩岸的和平發展只能「到此為止,不能越界」。老實說,今天台灣對大陸的經貿依存度,還不如當年台灣對美國。台灣對美國至今能有「政治獨立自主性」嗎?8月12日,蔡英文在台大論壇討論「台灣的未來」演講說:

「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克林頓在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曾經提醒台灣,她說,失去經濟的自主性,就會傷害到政治的自主性。這正是民進黨和馬政府最大不同的所在,我們主張平衡且多元的經貿戰略,堅持台灣在經濟上保持自主,才不會受到外力的干預,傷害我們的民主、自由,以及政治上的自主性。

那麼,我們也願意面對兩岸長期存在的歧見,為了積極尋求兩岸爭議的化解之道,民進黨會以堅定、務實、穩健的步伐,努力和對岸建立全新的互動及溝通的模式,以實踐和平穩定發展的兩岸互動關係。」(中評社2014-08-12)

蔡英文向希拉蕊鸚鵡學舌,是不是「政治獨立自主性」呢?烏克蘭選出親俄的總統就沒有「政治獨立性」,趕走了民選親俄總統,來了一個親歐美的總統,就有了「政治獨立性」?我們當然理解民進黨台獨對美國勢力「重返亞洲」是沒有「政治獨立性」的。

蔡英文還說到TPP, RCEP, FTA,但排除了中國大陸將全成空話,自國際金融海嘯以來中國大陸已成國際經濟發展的引擎,在全球各國歡迎與中國經濟合作猶恐不及之際,蔡英文竟擔憂馬英九假「全球化」之名推動「中國化」。金磚開發銀行都要成立了,人民幣也在開始國際化了,今天的世界經濟沒有中國大陸,還能有「全球化」嗎?蔡英文未免太沒有國際觀了。

堅拒「中國化」之餘,蔡英文還要「積極尋求兩岸爭議的化解之道」,何謂「化解之道」,7月間,蔡英文接受《天下》雜誌訪問,據報導:

「蔡英文稱,目前民進黨最大的挑戰,就是年底之九合一大選一定要勝選,如果打得好,『連中國都會朝民進黨方向調整』。同時,她說,如果中國大陸認為2016年最有可能贏的是民進黨,他們就會自動創造條件,『簡單來講,誰有實力,各方就會朝有實力的這方來調整』,至於美國,『只要中國一調整,美國人就沒什麼好講的了』。」(環球網,2014-07-10)

你們不急,我們也不急,看誰等不及
這又是蔡英文對中共的無知,中共建國後,雖未對外佔領一分一寸的非中國領土,也沒在國外派駐一兵一卒,但是為了中國領土主權的完整,中共向來不惜一戰,而絕不做李鴻章。

至於台灣問題,韓戰之後,1955年,中共與美國即有在日內瓦的大使級談判,一談到台灣問題即散會,至1970年,共談了136次,最後美國接受「一個中國」政策,才有中美「上海公報」和1979年的關係正常化建交。

珍寶島不過是烏蘇里江中的一個河島,中共不惜與當時世界超強之一的蘇聯一戰,更何況台灣。中共會因民進黨打贏年底九合一選戰,就放棄中國領土主權完整向民進黨的台獨調整?這簡直是一個無比幼稚的笑話。民進黨的「實力」比韓戰後的美國如何?中共今天的「實力」又比當年如何?比民進黨又如何?蔡英文太懵懂而無知於中共了。

培根有言:「知識即力量。」台灣民主政治竟然讓這麼一個無知無識的人擔任反對黨領袖,甚至還可能執政,這不是盲人瞎馬嗎?台灣民主若交到蔡英文手裡,台灣前途又在哪裡?

90年代初,台研會在北京召開「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私下,經叔平副會長找了幾個台灣統派學者座談,言及「看樣子,你們(李登輝)台灣方面對兩岸交流不急,你們不急,我們也不急,看誰等不及!」

雖「九二共識」後,有「辜汪會談」,但1999年,由蔡英文操刀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後,中共不但「不急」,並且立刻取消汪道涵訪台,兩會交流也即時停止,決不妥協。而引起美國緊張和台商反彈,台灣資本紛紛流向大陸。王永慶就首先公開批評李登輝的「戒急用忍」。陳水扁上台後,不但不承認「九二共識」,且又拋出「一邊一國」,一向支持民進黨的金主張榮發、許文龍都不能不公開表態反對陳水扁了。

不承認「九二共識」就不恢復兩會交流,「看誰等不及」,我們當時將此稱為「憋尿論」,看誰先憋不住。

「人民當家作主,自作自受」
即使2016年,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大陸有了《反分裂國家法》,我們不相信民進黨敢於公投自決或制憲正名,但為配合美國的「重返亞洲」和「以台制中」,民進黨或會再大肆「去中國化」和「逢中必反」。但一旦民進黨否認「九二共識」,中共必中止兩會交流,兩岸進行「憋尿」比賽,尿憋久了,台灣經濟不膀胱炎也難。那也就是游錫堃的名言:「民主民主,人民當家做主,自作自受。」

或者由於選民的覺悟,民進黨只好繼續再當其在野黨了。那也重新證明了馬英九國民黨兩岸和解政策是受到台灣人民支持的,新的國民黨政府或才有自信,將兩岸和平發展走向「深水區」。◆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