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九合一」選舉結果是台灣30年「寧靜革命」的必然

受限於《海峽評論》集稿、編輯、出刊的時間流程規定,去(2014)年11月29日台灣「九合一」選舉的投票結果揭曉,我們無法在12月號的雜誌及時作出相應評析,這固然可以算是一個缺失,但是也因此,我們也相對的擁有幾乎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可用以觀察、思考、論辯、詮釋這次選舉各個方面的問題,而能夠更務實、宏觀的提供我們的論述主張,來回饋就教兩岸與全世界的讀者群,也誠懇的期望,我們的意見/建議或能有助緩解消減已經益趨複雜惡化的「台灣問題」,一盡(存在於台灣的)中國民族主義知識分子,近30年來為求結束國家分裂兩岸完成統一而奔波呼號的天責。

簡要以言,19世紀中葉以降,西方霸權帝國主義列強對古老的文明大國中國的殘酷侵害,主要運用兩個手段,一是直接仗恃先進軍武發動侵略戰爭,以中國國土為戰場蹂躪屠殺;一是利用近當代中國人因屢敗而生的急於自救心理,有計劃與目的的向中國知識分子菁英階級灌輸它們的政治/經濟思想理論,逐步影響甚至主(誤)導中國的發展,這除了製造中國長期的分歧內亂外,也迫使中國因為困於落後而淪為它們的「次級國家」。

因此,始自19世紀60年代的中國「自強(洋務)運動」,以至20世紀後國、共的奮起救國救民抵抗外侮革命運動,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們犧牲奮鬥追求的目標,就是戰勝與超越上述霸權列強加諸於我們國家民族的那兩具物質與精神的威脅與枷鎖。這是一條已艱苦拚搏血淚掙扎斑斑可考近200年歷史使命的軌跡。而此刻,我們就快要抵達目的地了。

但是極其弔詭的,全國統一前仍屬中國一個部分的台灣,卻在國家偉大復興曙光展現之同時,走向越發乖離異化的「去中國化」歧途。

根據我們的觀察與研究,它至少是一個已進行了30年,旨在與大陸(中國母體)做徹底切割企圖/計劃的實踐,島內外各類菁英才俊複誦咒語般的唸著美國頒布/宣傳的「自由」、「民主」、「人權」牙穢,數十年來,在美國分化朝野/省籍/族群的兩手操弄下,台灣人持續的從事著撕裂/否定自己的政治/社會內戰,固然在被欺加自欺之下自詡這就是「民主化」,實質上卻將台灣驅策貶低淪為美國霸權帝國主義的實驗場,通過在台灣引爆的各種政治與社會爭議衝突的規劃設計,以及對其過程與衍生影響的研析評估,美國間諜情報與軍事系統,或許還須加上它的日本、台灣代理人,乃藉此取得可供顛覆造亂假想敵國的「軟殺(soft-kill)」技術依據(know-how),可供在全世界應用。值得警覺的是,台灣所獨特具備的豐富與本質性的「中國特色」,使它的「實驗結論」更能方便有效的移植輸入「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大陸。台灣正是因此而全無可能享有「主體性」的生存與發展,在美國與中國大陸的現實關係格局的綑綁下,台灣根本是美國霸權主義反中制中大戰略下被役使的囚徒禁臠。

兩岸與全世界的中國人,必須清醒看到美國跟台灣之間這樣的一種關係。因此,在美國的所謂維護其國家或戰略利益(西太平洋霸權)考慮下,它不會允許台灣產生/出現違背此一利益的政府。大體上,美國的對台灣政策,從上世紀50年代起,即為鍥而不捨多管齊下的尋求達成這個總目標。而台灣人民的真正悲哀反倒是激情忘我按時照表操演著「民主遊戲荒謬劇」,真相卻是在為美國的不同顏色島內代理人或傀儡玩偶們,搭建主導人民自己命運禍福的「合法」司令台。

我們要強調指出,這個仍在進行的過程,應該以1984年10月「江南命案」的突發為起點。蔣經國當年即被迫公開宣布「蔣氏(蔣式)政權/體制)」到他為止,意謂了一方面他交出接班人/隊伍的指命規劃大權;另方面也等於正式表示屈從美國對台灣「政治發展/路線」的設計與主導。這是蔣經國在任內猝逝(1988-01)後,李、扁、馬接續「執政」,以及台灣的「民主普選/政黨輪替」決定性的背景。在某種意義上,這也暗示出美國跟「老國民黨」漫長的既聯合互利又鬥爭角力的詭異複雜關係,終於取得「帝國的階段性重大勝利」,戰利品就是台灣。

可以這麼說,從1972年「上海公報」經過1979年「建交公報」到1982年「817公報」,在以華盛頓-北京之間所達成的,針對「台灣問題」的共識協議上建立「全面正常化關係」之同時,美國即深謀遠慮的著手有系統步驟的引導誘迫,促成台灣朝向否定「上海公報」明文「兩岸一中」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一中一台」、「一邊一國」路線發展。這個路線由李、扁、馬接力推動執行已近30年,養成/儲備了逐年持續升高比率的台灣人口,特別是青壯/青少世代,在這個環境之中被洗腦異化為「非中國人」。台灣人口中堅持「中國認同」者,則在這一過程之中,穩定的被稀釋與邊緣化,中國對台灣的意義被塗抹扭曲為「敵國」「外國」。美國則倒過來以此為「民主化」後的台灣的主流民意與「前途選擇」,用來搪塞推卸它跟中國大陸早曾締結的協議,也因此掌握了介入操弄兩岸問題的主動權。北京跟華盛頓間所曾達成的協議,在這樣的背景與發展演變過程裡,無異於將台灣(國土與人民)的存亡禍福交到美國手上,任憑美國以台灣為「實驗基地」,自由的「設計研發」用以傷害中國(兩岸)的與時俱進邪惡技能,使自己長期陷溺在被動受害的困境。

而剛剛結束的台灣「九合一」選舉,我們認為,它的結果說明了它的意義。台灣的30年「寧靜革命」,也就是美國霸權帝國主義在全世界策動的「顏色革命」,去(2014-甲午)年終於走到在台灣大致完工的階段,而革命的「果實」,就是從李登輝到馬英九的撕碎瓦解國民黨工程。它的核心摧毀標靶,是國民黨無可洗刷推卸甚至不惜背棄的「中國性質」,因此,美霸與日寇必須將之最後處決。請所有的中國人列祖列宗子子孫孫,注視並記憶那幾個充當代理殺手的角色。這種對中國敵人的忠誠效勞與高明操作技術,凡我同胞國人沒齒難忘。

選後迄今的情勢,依我們的旁觀理解,有兩大重點:

其一、柯文哲壓倒性的得票當選指出,以台北市充當藍陣營(泛國民黨)基地或特區的時代,在一個精心規劃早有準備的「新戰術」有力狙殺之下,正式終結。

簡單的說,國民黨至此走到它歷史的尾聲,台灣曾存在的藍色論述與勢力,很快便要消褪而空白化。另一股已經崛起的台灣新生事物(黑與白),將有步驟的填補取代原先台灣的藍色。新階段的「顏色革命/內戰」是2016年後已規劃好的台灣民主戲碼。

其二、由投票日當天,「執政高層」迫不急待的在總統府、國民黨總部、博愛特區等要地,架設重重拒馬,調集大批警力。但當晚與次晨,幾乎沒有人在這些地點抗議聚集,生動慘烈的顯示,藍色群眾心灰意冷與挫折無力的嚴重程度。

這當然是馬英九等絕對不負的責任。但是台灣可貴而難再的時間,可讓2,300萬台灣人民堂堂正正重為中國人,分享中國偉大復興的民族尊嚴與建設發展大利的機會,恐怕就這樣從我們眼前被他們摧毀掉了。(撰稿人:毛鑄倫)◆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