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論孫中山建黨的理想和精神
勉朱立倫主席

國民黨的馬英九時代,已於去年11月29日「九合一」選舉失敗而告終,並辭去國民黨主席,等候還有一年多的總統任期屆滿,似乎只能「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了。

12月12日,朱立倫以《找回創黨精神,和人民站在一起》為題發表貼文,聲明參選國民黨主席,文中感性的說到:「當我想到國父建黨的理想與精神即將毀於我們這一代,我徹夜難眠。」

已經好久沒聽見人說「國父建黨的理想和精神」了。什麼是「國父建黨的理想和精神」?興中會(1894年11月24日)誓詞為:「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驅逐韃虜」和「創立合眾政府」當為手段,「恢復中華」才是目的,是理想。

孫中山在其遺囑(1925年3月11日)中又言:「余致力國民革命,凡40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40年之經驗,深知欲達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臨終時還連呼「和平、奮鬥、救中國」數十聲。「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和「救中國」當即「恢復中華」。

民國元年(1912)元旦,孫中山在《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中,還提出中華民國當有「民族之統一」、「領土之統一」、「軍政之統一」、「內治之統一」、「財政之統一」。並於1924年11月,抱病北上,共商國是,謀求中國之和平統一。

孫中山終於病逝北京,但他為「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的精神不但感動全國同胞,並且感動了在異族殖民統治下的台灣同胞。

北京台灣同學會,洪炎秋、蘇薌雨就給孫中山上輓聯曰:

三百萬台灣剛醒同胞,微先生何人領導

四十年祖國未竟事業,捨我輩誰其分擔


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亦輓之曰:

中華革命雖告成功,依然同室操戈,一統雄心傷未達

東亞聯盟不能實現,長使天驕跋扈,九泉遺恨定難消


孫中山逝世(1925年)及奉安大典(1929年),蔣渭水不但在《台灣民報》發表社論,並且在1927年孫中山逝世紀念大會上,呼籲:「孫先生臨終時尚連呼和平、奮鬥、救中國數十聲,希望今夜出席的各位,深深接納孫先生最後的呼聲:和平、奮鬥、救中國。」

「和平統一」與「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實現「恢復中華」,這當是「國父建黨的理想和精神」。

2005年,馬英九以清廉形象,當選國民黨主席,即提出要改革國民黨,清除「黑金」,旋即遭誣特別費貪污遭起訴,只得辭黨主席而投入選總統,貪污案終於無罪定讞,也終於當選總統,而把總統的玉山官邸改名為「中興寓所」,志在改革中興。

在馬英九推動國民黨改革中,雖然貪污賄選還未能根絕,但也看到選舉提名「寧缺勿濫」,也看到送禮競選的黨中常委,遭全體逼退,而重新「補選」,還被民進黨譏為「不賄選就不會選」。一旦有貪污,不論親疏,一律嚴懲。包括反對黨都不能用「貪腐」來抹黑馬英九,而只能說「無能」。

另外,馬英九主要的改革是李扁20年來的兩岸政策,把當時被評世界三大戰爭危險區的台灣海峽,變成了兩岸同胞交流的和平大道,並且簽訂了21項兩岸經貿協議,唯一的遺憾是未能實現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競選政見。

抹開反對勢力噴灑的口水
何以,國民黨在「九合一」慘敗。朱立倫在參選貼文中說:

「經濟與兩岸本來是國民黨的優勢,但執政六年多來,民眾卻普遍感受到荷包縮水,財富分配嚴重不均。失靈的市場經濟與失能的政治體系導致執政黨必須付出慘痛的政治代價。兩岸交流和平互利本是民眾所期待的,但因分配的扭曲,特權的疑慮,加上少數台商回台後的惡劣行徑,加深了人民對我們的不滿。近年來的高房價、12年國教爭議、食安事件等,更讓民眾不安,喪失對政府的信心。」

但是,也有港媒鍾維平說:

「如果將反對勢力噴灑的口水抹開,怎麼看馬政府與國民黨,都是有罕見的閃光點的。馬英九執政時期:在兩岸關係上,是歷史上最為和平的階段,和平發展成為了兩岸共識,兩岸直接三通完全實現,兩岸人民密切來往,這是60年來僅見的;在國際關係上,台灣處在了最平和的階段,外交休兵成為現實,兩岸當局在國際社會的劇鬥完全和緩,這也是60年來僅見的;在經濟發展上,台灣力克邊緣化,全球經濟自由度排名,台灣在亞太地區42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五,次於全球前四名的香港、新加坡、紐西蘭與澳大利亞,高於日本與韓國。2014年在亞洲『四小龍』中,台灣全年GDP僅次於韓國,高於新加坡和香港,這也是足以驕傲的。

諸如此類的亮麗成績,絕對不是民進黨執政時期能夠做到的。就算經濟發展這一項民進黨做得到,但是,在兩岸關係與國際關係、和平發展方面,民進黨是做不到的。過去是這樣,今後還是這樣。

但是,做得到與做得好,對台灣民意來說,似乎無感。做不到但是說得妙,巧舌如簧,更容易被選民青睞。這奇怪嗎?毫不奇怪。在亞洲,西方的選舉政治常常出現這樣子的異化的狀態,司空見慣。」(中評社香港2015-02-04)

所以,鍾維平認為馬英九的挫敗是「其政治性格與大環境的衝突」,這也就是說,馬英九是失敗於堅持原則和民主政治的「罵戰」。

馬英九要中興,要改革,我們老早就提出過警告,舊政權改革成功,而功成名就的,古今只有子產和鄧小平兩人,子產改革之初,鄭人還詛咒要殺他,鄧小平改革10年還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另有,商鞅在秦改革成功,卻在秦孝公一死,遭車裂身亡。並且,我們還警告過馬英九,改革必須成功,因為「勝利是不可取代的」。

雖然,馬英九整肅貪污,嚴禁賄選,但是立法院卻掌握在和民進黨勾搭的王金平手中,黑箱協商,上下其手,沒有民進黨放行的法案,立法院根本通過不了。

並且,關說司法,違反立法委員行為法,鐵證如山,居然是檢舉違法的檢察總長有罪,而關說者王金平無事,亦可見其道行矣。

國民黨智庫又在連戰手中,成為當年國民黨政務官的養老院,毫無論述能力和戰鬥能力。

馬英九只有行政院,沒有立法院黨團的聲援,沒有智庫的論述,行政院的部會首長,都變成了民進黨立委的箭靶,而毫無還手和反駁的餘地,日久,當然積非成是,連大陸讓步到國際羨慕的服貿協議,都被扭曲、造謠成一無是處,而引起太陽花學運。

否則國民黨必被台獨消滅於台灣
馬英九改革國民黨失敗,也致使國民黨分裂,而不能團結,政策不能貫徹。

「九合一」的挫敗,當然有國民黨的因素,國民黨要負責,不論王金平、連戰,馬英九都必須概括承受,馬英九辭主席以示負責,也是宣告馬英九主席的改革失敗。

孫中山建黨的理想和精神,在於「恢復中華」、「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和平統一中國」,但自李登輝「兩國論」以來,國民黨何曾提過「和平統一中國」?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是「和平統一中國」嗎?是「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嗎?是「恢復中華」嗎?這當然不是「國父建黨的理想和精神」,而只是「不獨」,但也為中國大陸爭取了八年和平建設的歷史時間,才有今天中國的和平崛起。

「不統、不獨、不武」並沒有國家目標,當然就沒有國家的理想和願景,也就沒有精神。憑良心說,這種沒有國家目標、沒有國家理想,也不是自馬英九始,從70年代「一個小市民心聲」後,國民黨就只強調「革新保台」,但表面上也有過「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國統綱領」,但至「兩國論」而消失。

沒有國家目標,就沒有國家理想,就沒有精神,也沒有論述。我們親身經歷,看到國民黨在意識型態領域,一步步的被台獨吞噬,「台獨」從選票毒藥,變成了選票補藥。

國民黨的「反攻大陸」,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和中國大陸的崛起,早已成了台灣的「政治神話」,同樣的,民進黨的台灣獨立,也成為不可能的「政治笑話」。其實台灣的前途只有一條,那就是兩岸現狀就地合法化,亦即將「一國兩制」或「一國兩區」的現狀合法化,實現中國的和平統一。

今天國民黨和孫中山時代當然不同。改革開放後,中共已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全力發展經濟民生,和各項建設,已超過孫中山的「實業計畫」。中國大陸除了已躍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外,並有6.8億人民脫離貧窮。這些正是實現「恢復中華」、「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和平、奮鬥、救中國」的孫中山「建黨的理想和精神」。唯一沒有實現的是孫中山和平統一中國的理想和精神。

沒有國家目標的國民黨,只能跟著民進黨台獨的國家目標「拿香跟拜」,但台獨不但不可能實現,並且必引起兩岸衝突,甚至引發統獨戰爭。

所以,朱立倫要找回孫中山「建黨的理想和精神」,就必須根據憲法的「一國兩區」和「國家統一」,恢復「國統綱領」,重建國民黨的國家目標和理想,建立起國民黨自己的價值和論述,喚起民眾,領導台灣人民由兩岸和平發展,到和平統一中國,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才是孫中山建黨的理想和精神。

否則,國民黨必被民進黨台獨消滅於台灣,台灣問題則以被迫或以武力解決而告終。這將是國民黨的悲哀,更是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不幸,也是中國又一次的內戰悲劇。

朱立倫任重道遠,其勉之哉。【王曉波撰稿】◆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