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紀念中國民族主義的導師
胡秋原先生逝世11周年

紀念中國民族主義的導師

胡秋原先生逝世11周年

《中華雜誌》創辦人兼發行人,也是這份在台出版長達31年的學術/政論月刊最大量文章作者胡秋原先生,今(2015)年5月已逝世(2004年5月24日)11周年了。而我們的這份《海峽評論》雜誌,同仁與讀者們都知道,也深自期許惕厲的,正是在胡先生因老邁與立委去職等原因停辦《中華雜誌》後,無縫接軌創刊接下在台灣起跑的棒子,至今也有25年了。

這兩本雜誌同樣恪守一個莊嚴的使命,就是堅持與?衛身為中國人的民族、人格與學問尊嚴,抵抗與批判各類型霸權主義、帝國強梁對(兩岸)中國人的一切侵害與詐騙,勤懇思考研究和討論闡明主要是近代以來中國所遭遇到的各類重大問題,並開誠無私、負責無畏的提出自己的謀劃建言。這乃是胡秋原先生對門生、後輩不倦的文字與言論教誨,更為他本人終生以身作則的,自古以來中國知識分子愛國救國的無可旁貸的天責。

胡秋原先生在上(20)世紀80年代,身處兩岸與台島情勢的劇烈變局歷史現場,深憂台灣將受制於霸權宰控,以及內部台獨、獨台分離主義邪說/行動日趨坐大,加以他本人長期被陷於無聊但別有居心的官司困擾,於台灣「解嚴」及蔣經國去世後的1988年夏天,由美國直飛北京,當仁不讓昂揚其大勇大智,獨力展開「兩岸破冰」之旅,藉此一震撼性的創舉,將中國人追求結束兩岸分裂,各獻己長,團結合作建設富強國家,克服周邊強權覬覦加害的危機,奠定中國統一與安全的長治久安大局,扭轉鴉片戰爭以來我民族悲劇命運的夙願,向大陸當局與同胞們誠摯發言,得到大陸各界空前熱烈的贊同/?響,也促成兩岸和平統一運動升級到近10年的高峰。

但是這樣的胡秋原先生,在他仍在祖國訪問活動期間,卻遭到李登輝以國民黨主席身分,在中常會上開除了「黨籍」,並多此一舉的宣布,「從未派遣胡秋原去與中共探和談之路」。

海峽兩岸至今應猶能記憶,胡先生1988年4月,首創台灣的民間統派團體「中國統一聯盟」,堂正的高舉「反霸權干涉」、「反台灣獨立」大旗,正式在台灣宣傳/推動兩岸的和平統一運動,爾後,他即劍及履及的前赴大陸。因為胡先生深知,這是一個只有兩岸建立真誠合作,攜手抵抗一切內外掣肘,排除各種路障,始克成功的艱鉅民族使命。當年李登輝主政的國民黨的「立即反應」,無異公然表示,它拒絕參與這個它不應該/不可以推卸的中華民國憲法大任。這其實也等於斷然推翻甫去世半年的蔣經國生前已採行的對大陸新政策。於今,人們或已能瞭解,台灣的「去中國化寧靜革命」,就是與胡秋原「破冰」 的大陸之行的同時,由李登輝主導/國民黨執行而?動的。迄今近30年矣。

可以合理的懷疑,有一個巨大的黑暗力量,密切的監視與禁阻台灣走上胡秋原先生奔走呼號與苦心擘劃的中國民族主義大道,參與全中國復興建設的跨世紀偉業,而以毒化異化這個中國海島大省的明暗邪惡手段,驅策利用自私自利喪心病狂的「台灣主流」台獨/獨台勢力,將台灣及其人民裹脅挾持為「制衡」中國的人質,一竟取得巨大成效,對中國人和平結束兩岸分裂,共謀/協力民族復興的光明前景,投下親痛仇快的不測陰影,長年如此,於今益烈。

胡秋原先生生前奮其衰老之軀的愛國救國忘我實踐,吾等門生、後輩何敢或忘,也不無步武效法孺慕之情,但胡先生身後的這個11(2004-2015)年,台灣的政治/社會面貌與精神,其墮落異化的程度與速度呈病態的加速惡變,它以藍、綠黨派與政客間的無原則低級互鬥,以及官商勾結搶奪暴利欺騙剝削為主要景觀,國民黨馬政府執政接近無政府狀態,媒體/名嘴/網軍取代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職權,吆喝著嘈雜的譴責謾罵,支配台灣社會,部分青年人以佔領政府部門辱罵國家元首為「社會正義」,卻獲得師長掌聲獎勵,顛倒黑白、?造假象的污衊中國諛頌美、日。對台灣與2,300萬人民至關重要的兩岸關係問題,也是台灣還有沒有明天的問題,幾乎已全拋諸腦後。離開11年之後,胡秋原先生生前唇焦舌敝、摩頂放踵對台灣、對台灣人民、對知識分子、對青年、對國民黨、對兩岸問題的愛心與苦心,被「去中國化」的「民主台灣」麻木、放肆的遺忘與踐踏,反其道而行。

我們勉力的承續與撐持胡秋原先生的遺志,但有更為人微言輕、孤掌難鳴之嘆之痛之憾。台灣問題究竟該怎麼辦?還有希望有救嗎?中國大陸有拯救這個自欺自棄台灣的真心誠意和有效方法嗎?

偉大的20世紀中國民族主義思想家愛國者胡秋原先生已然寂寞逝去11年,吾輩苟全性命於亂世台島後生小子的殷憂大惑,又其誰能解?嗚呼悲痛。【毛鑄倫撰稿】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