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評中國國民黨的主席選舉

 自二千年總統大選失敗之後,黨內外要求國民黨改造的呼聲不斷,終於驅逐了篡黨奪權的政治騙子李登輝。連戰臨危授命,在國民黨風雨飄搖之際,出任艱鉅,總算穩 定了被李登輝破壞腐蝕了十二年的國民黨。連戰出任黨主席後,一方面極力掃除被李登輝腐化的黑金政治,一方面團結被李登輝分裂的泛藍陣營,而有○四年總大選的「連宋配」,不意因「兩顆子彈」而功敗垂成,實「非戰之罪也」。「選舉無效」和「當選無效」之訴雖已定讞,但「三一九真相」仍然不明。陳水扁雖竊取政權於一時,亦終免不了未來歷史的審判。

 ○四年大選之後,連戰除了與陳水扁政府進行法律鬥爭外,並終於在今年四月二十九日,前往大陸,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達成歷史性的「國共和解」,並為國民黨和兩岸關係打開了一條生路活口。

 在完成了歷史性的「國共和解」後,連戰基於「世代交替」和建立黨內民主制度,毫不戀棧的飄然引退,而有將在七月十六日舉行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且出現了王金平與馬英九之爭。

 「世代交替」當是繼連戰改革之後,國民黨的再一次改造,關係著○八年國民黨是否能重新執政,也關係著國民黨和台灣的前途,所以,國民黨人不能不審慎抉擇了。

 我們長期觀察研究台灣的政治發展,更是目睹國民黨在台灣「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總結國民黨的失敗,其原因當有二方面:一是在精神上,喪失了核心價值和中心思想;二是長期執政,「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

 喪失了價值思想,所以才能被李登輝篡黨奪權,被騙十二年,而遭致黨的分裂,只能跟民進黨「拿香隨拜」;由於腐敗,才能讓李登輝以「黑金政治」腐化國民黨,為求勝選不擇手段,終於被選民唾棄。但主要的原因還是喪失了核心價值和中心思想。

 什麼是「核心價值」?「核心價值」來自終極目標。亞里斯多德有言:「任何一技藝與任何一探究,或任何一行為與任何一選擇,乃是為了企圖獲得某種善。因此,善可界定為一切事務所企圖獲著的目標。」好壞、善惡都是根據目的而有的價值判斷。有如人在十字路口,往何方去才是好,必鬚根據其目的來判斷,目的在北方,即須向北走才「好」,反之就是「壞」,因其事涉是否能達到目的。

 在達成終極目標之前,還有許多過程和階段性的目標,天下的道路不完全都是直線的,但是過程中的階段性目標不能違反和破壞終極目標。如人吸毒以提振精神,雖達到提振精神的目的,但違反了維護健康的終極目標,故吸毒是為「惡」。

 中國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其實就在「中國國民黨」的名稱中。中國國民黨並不是什麼KMT而是Chinese Nationalistic Party(中國民族主義黨),是與近代世界思潮掛鉤的。

 近代歐洲「民族化」(Nationalization)後,而有「民族國家」(National state),而有國家主權獨立或主權至上。至法國大革命而有國民會議(National Assembly),完成民族主義,而有主權在民之義。法國大革命思潮在歐洲擴散,而有馬志尼的「少年意大利」,接著有「少年日耳曼」、「少年波蘭」,及凱末爾的「少年土耳其」、甘地的「少年印度」,及中國的興中會。「興中會」在美國英文名稱即「少年中國」,直至李登輝任內才把國民黨在美國僑界的《少年中國晨報》停刊。後又有留法學生王光祈所發起的「少年中國學會」,有左舜生、方東美等人。此外還有凱末爾土耳其的國民黨,印尼蘇卡諾的國民黨,甘地的國民大會黨,皆民族主義政黨。

 另從國民黨的歷史起源來考察,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興中會成立的會員誓詞即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驅除韃虜」是推翻滿清;「創立合眾政府」是建立民主制度。推翻滿清和建立民主制度都是為了達成「恢復中華」的方式和手段,唯「恢復中華」才是目的。「恢復中華」就是中國民族主義。孫中山並遺言其國民革命之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亦中國民族主義也。

 「恢復中華」才是中國國民的終極目標和核心價值。一切有利於促成「恢復中華」者為善,一切不利於「恢復中華」者為惡。國民黨有了自己的核心價值才能建立起自己的主體性,才能不被欺騙和不必「拿香隨拜」。

 要如何完成「恢復中華」而有三民主義,三民主義就是國民黨的中心思想,但「主義」是原則,內容則必須與時推移,孫中山在《三民主義》自序中亦言:「尚望讀者同志,本此基礎,觸類引申,匡補闕疑,更正條理,使成為一完善之書,以作宣傳之課本。」

 今日之中國與世界與孫中山當年已大不相同,但今日之中國與世界的許多實際問題,仍未脫離三民主義之原則。

 什麼是三民主義的根本原則,孫中山在一九二四年二月二十三曰,在廣州對湘軍演講《救國救民之責任在革命軍》云:「民族主義是對外打不平的,民權主義是對內打不平的」,「民生主義是對誰去打不平呢?是對資本家打不平的。」 「這三種主義可以一貫起來,一貫的道理,都是打不平等的。」

 今天的中國和世界是一個平等的中國和世界嗎?只要世間尚有不平等,有列強民族壓迫中國和弱小民族,有國內官僚政客壓迫平民百姓,有為富不仁的奸商巨賈剝削壓搾勞動人民,三民主義打不平的原則就會歷久彌新。

 孫中山講民族主義,主張「廢除不平等條約」、「恢復民族自信心」、「中國之和平統一」、「濟弱扶傾」、「聯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而反對「如果中國強盛起來,也要去滅人國家,也去學列強的帝國主義」(《民族主義.第六講》)。

 孫中山講民權主義,主張「革命民權」反對「天賦人權」;為反對民粹主義而有民權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為了權力的監督和制衡,而有「權能區分」和「五權憲法」的主張。

 孫中山講民生主義,主張「耕者有其田」、「平均地權」、「發達國家資本,節制私人資本」,主張階級合作而反對階級鬥爭。

 綜觀今日世界,中國尚未統一,國際霸權主義滅人之國時或有之;民主政治發展在美國亦為民粹所苦,而有審議式民主的倡議;列強各國或資本主義更加發達,然社會貧富差距日大;南北國家,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然亦見「金磚四國」崛起。

 尤其是「文革」之後,中共放棄馬列主義、階級鬥爭,和民粹之群眾運動,經濟才得以迅速發展,而躍居「金磚四國」之首。且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包括共產黨將為全民利益之代表。共產黨乃階級政黨只能代表無產階級利益,代表全民利益者為民族主義政黨,即國民黨。中國正在和平崛起或和平發展,振興中華已成今日全民族共同奮鬥之目標。亦可見孫中山創立中國國民黨見識之高遠,中國國民黨和三民主義或另類於今日列強之主流價值,然又何嘗落伍於今中國之發展和第三世界人民的奮鬥。

 國民黨和三民主義,或須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台灣二千三百萬人皆中華兒女,又何能自外於「恢復中華」和「振興中華」的核心價值。在日本殖民統治下尚有蔣渭水「嘆神州」云:「碧血橫流滄海深」,而振臂高呼:「孫(中山)先生臨終時尚連呼:和平奮鬥救中國數十聲,希望今夜出席的各位,深深接納孫先生最後的呼聲:和平奮鬥救中國!」也有作家鍾理和言:「原鄉人的血,只有流回原鄉,才能停止沸騰。」

 台灣民眾雖經李登輝和陳水扁十七年的「去中國化」洗腦,但這次連、宋挾「一中各表」或「兩岸一中」前往北京與胡錦濤達成「國共和解」卻獲得了空前多數的民意支援。此亦可見,中國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恢復中華」或「振興中華」仍然獲得多數台灣人民的肯定。

 毛澤東曾經有言:「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雖然今天國民黨已不是革命政黨,但是國民黨主席是全黨的掌舵人,必須擔負起重建和堅持國民黨核心價值及中心思想的任務,而不只是「請客吃飯」。

 六月一日,王金平、馬英九兩位國民黨主席參選人,被邀至國民黨中常會發表參選理念,其書面報告全文見於次日《中央日報》。

 但令人遺憾的是,二人之中僅馬英九提及「黨的核心價值與路線」。他說:

 「以三民主義為中心思想:本黨一直以實行三民主義為目標,雖然步入二十一世紀,總理孫中山先生指出的民族、民權、民生三大問題,依舊是當前世界面臨的共通問題,我們無須拘泥八十多年前總理所提的解決方案,而應通權達變,與時俱進,可是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的基本理念與民有、民治、民享的立國精神,我們則應奉行不渝,發揚光大。有鑒於此,英九認為我們應加強以三民主義現代化為核心的中心思想,作為重振黨德黨魂的基礎,據以號召人心,爭取執政。」

 王金平則對國民黨的核心價值、中心思想、三民主義未置一辭。馬英九雖提出以三民主義為中心思想,但亦未見發揮。

 連戰為保全國民黨而忍辱含垢於李登輝之下十二年,二千年大選失敗後,穩定國民黨於崩解之際,但奪回政權卻功敗垂成。最後,奮力一擊完成了歷史性的「國共和解」,重新找回了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恢復中華」,而不帶走一片雲的走下黨主席的舞台。但是,繼連戰之後,國民黨未來的振衰起敝在此一舉,國民黨的新主席,能否堅持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和中心思想不但令國民黨黨員擔心,也令關心台灣前途和兩岸關係的人不安。

 也許所有的擔心和不安都是多餘的,因為,「太陽明天依舊從東邊昇起」。□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