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決戰2016
洪秀柱與藍軍的前途

近日,藍軍最為勁爆的發展,就是立法院洪秀柱副院長通過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程序,若無任何意外,她將成為本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任何的選舉情勢,都可以從內部因素與外部環境兩方面分析,此次國民黨的情勢亦不例外。所謂內部因素,就包括洪秀柱本身的條件與國民黨的團結等;而所謂外部環境,則包括對手蔡英文以及綠營的情況,再加上兩岸關係與美國的影響等。

首先,洪秀柱在國民黨初選問卷之前的演說,確實鏗鏘有聲,打動人心,鼓舞了「九合一」慘敗之後的藍營士氣,獲得不小的迴響,以至於獲得46.203%的高民調支持度,著實令人刮目相看。但是,在有關兩岸關係方面,這是否就是洪秀柱一錘定音的立場聲明?還只是對於國民黨內部的政策宣示?若是前者,這可能還需要講究一下包裝術與推銷術。由於在過去20多年來,台灣受到強烈的去中國化政策影響,原本統一的大中國思想或被冷凍甚至被妖魔化,在投入總統選舉後就立刻亮出底牌,在策略上或有待商榷。

若只是對於國民黨內的政策宣示,那是否也應該與國民黨目前的政策相銜接,比如一中同表與一中各表的關係,這難道真的如洪秀柱所言,「九二共識」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應從「一中各表」、「一中不表」,走向「一中同表」?洪秀柱還沒當選,也不是國民黨主席,國民黨真的會全力力挺這新的概念嗎?以及在甚麼情況下來簽訂和平協定?

再者,有關和平協定,原本藍軍的用法多只稱和平協議。前者是指政府之間的行為,而後者的正式程度就比較低,兩個協會之間亦可以簽訂協議。若是前者,那北京方面是否同意?這些都需要協商,而不是單方面可以達成。

一般而言,國際間的談判都有其常軌可循,雖然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但仍可以參考借鑑。簡言之,這都必須經過對話、協商以至於談判等三個步驟,除非雙方已有相當的默契,才可能直接進入談判階段。在這方面,兩岸目前還處於二軌的對話階段,這就是2013年11月在上海東郊賓館舉行的第一屆海峽和平論壇。原本第二屆將在今年6月底舉行,但又告吹。

而所謂二軌對話,乃指兩岸三方學者的論壇,大家海闊天空、各抒己見。之後,才進入一軌對話,這也就是各黨派指定學者參加的論壇,代表性比較突顯。在這之後,若有一些共識,才會再進入協商與談判的階段。易言之,國共兩黨之間現在還只是處於對話的最初階段,要一舉進入談判階段,雙方是否都已準備好?也值得思考。

除了上述簽訂和平協定的過程之外,其內容更是重中之重。可以想像,我方比較在意的當然是放棄武力與國際空間等問題,而北京自然期盼台灣反對台獨,但以目前的情況觀之,時機都不成熟,尤其我方如何保證不台獨?因為不獨才有可能不武。當然國民黨可以不獨,但是國民黨又如何可以保證長期執政?況且,就算目前兩岸簽訂了和平協議,立法院這一關過得了嗎?

在台灣的外交空間問題方面,自2008年以來,兩岸已有一些相當好的默契,比如台灣的邦交國大致不變,以及有限度地參加國際組織,這當然也是和平紅利的一部分。但是,若民進黨上台,必將會藉此身分與地位來搞台獨,那必逼使北京預先加以防範,因而才會有我方需要邀請函才能參加國際組織的狀況。雖然如此,這至少也是有所跨越。

再以外部環境觀之,比較有利的因素可能是北京的立場,因為一中同表與和平協定等議題,確實是比現行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要向前邁進一大步。再以美國的立場觀之,其實在兩岸問題方面,最符合美國利益的態勢就是不統、不獨、不武與不和,尤其不和極為重要。相對的,若是兩岸水乳交融,那美國是否將喪失其在兩岸之間的角色與功能?

準於此,在執行層面最佳的方式,就是台灣兩大黨八年一輪替,若此統獨都無法實現,也不至於嘉惠與刺激北京。否則,若任何一黨執政時間過長,是否會形成尾大不掉的情況?以至於趨統或趨獨,積重難返?依此觀之,若2016年變天,自然比較符合美國的利益。

再以蔡英文主席的條件觀之,她雖然在民進黨內輩份不高,與其黨內大老相比,其貢獻也甚小。但是近年來她在民進黨最為低迷之際扛下黨務,再加上平息了內部的爭議而成為總統候選人,確實有其過人之處。再加上其行政的歷練與對於國際事務的嫻熟程度,確實要超越洪秀柱副院長。

當然,此次蔡主席訪美受到美方的高規格接待,一方面是她表現了向中間靠攏的跡象,比如接受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甚至九二共識等,再加上美方有意藉此刺激北京所導致。由於近日中美雙方在一些國際議題上爭鋒相對,其中尤以對於俄羅斯的態度與南海問題為甚,因而美方近來加強了與台灣的軍事交流,以及給予我駐美代表處的座車懸掛外交車牌等等,來強化對北京的牽制作用。若從對抗的角度觀之,這對綠營自然比較有利。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綠營在事後並未大肆宣揚,以免節外生枝,更可以看出其勝券在握的自信。相對的,洪秀柱是否訪美仍是未定之天。不訪美,雖展現了中華民國的國格和主權獨立,但亦可藉訪美展現其對於國際事務的處理能力,確實掌握美方的立場,更可以宣慰僑胞,一舉數得。

由此可見,洪秀柱未來的挑戰仍大,尤其行政歷練與黨內團結更是難以克服,將可能導致叫好不叫座的結果。反觀綠營向中間靠攏的政策等,藍營方面確實應該警惕以及調整。一般而言,藍綠板塊大致確定的機率甚高,不論是四比六還是六比四,其中多少還有一些中間選民存在,屆時是否由這些中間選民決定勝負,其可能性不得排除。

尤其是到了選戰末期,藍綠雙方的支持度可能縮小,屆時中間選民的重要性更是提升,一兩個百分點的選票就可能決勝負,不得不察。屆時蔡主席若使出殺手鐧,以有條件接受九二共識的方式再度向中間靠攏,那藍軍將如何因應?必須先未雨綢繆。

但無論如何,洪秀柱的出線,振奮了藍營的士氣,喚回了心冷意灰的藍營民心,使得「未戰先敗」的藍軍恢復了決戰2016年的自信。【湯紹成執筆】◆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